苍茗

苍穹之巅赴君宴,茗茶一杯泯恩仇。

日常摸鱼
爱死魔笛惹!*罒▽罒*
我的产物真是越来越草了。

啊~一开学就忙起来了。
颓废那么久突然对快节奏有些不适应。
【悲伤】
朕好想睡懒觉。
QAQ

接上次。
依旧高举瑞金大旗ヾ(●´∇`●)ノ
画质还是很垃圾,好绝望。QAQ
以及,连五毛钱都不值的特效。
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我其实画的是小时候格瑞和金。
所以衣服有些不一样,不过仍是官设。借鉴漫画版44-45话。
另,在手机上涂涂抹抹好痛苦。(。•́︿•̀。)

就着歌开脑洞。
瑞金赛高!ヾ(●´∇`●)ノ哇~
刘惜君的《光》,超不错的!
还没摸完,对自己的速度绝望Orz
对于垃圾手机的垃圾像素我已经不想说话了。QAQ

我的手指差点和手机擦出火花……
( ̄ ii  ̄;) 吸溜( ̄" ̄;)

【修伞】悠然见南山〔三〕

【三】交织乐章
    天色渐渐黯淡下去,穹顶也开始飘落上天对大地的馈赠。淅淅沥沥的雨洗去世间的污浊,但仍不能抹去人类的业障。街上人们匆匆的躲着雨水,小孩子却趁着家长不注意,将自己的小手悄悄伸出伞外,接住那从天而落的雨滴,在手心里逐渐汇聚成最纯真的快乐。细想,负罪累累的人在泥潭里挣扎时,也在渴望着这无根之水洗涤自身的罪恶吧,但是啊,细微的雨水要多久才能冲刷掉那些陈年的泥垢……
    苏沐秋帅气的穿过稀疏的人群,转动手腕手指挽了一个漂亮的枪花,射中了匆忙逃窜的厉鬼。那鬼痛苦的嘶嚎,被射中子弹的身体开始破裂,他红着眼睛不顾一切地将手伸向离自己最近的人类,想要吞噬这人的灵魂从而获得力量。却不料,一道凛冽的剑气朝他冲来,将他的身体劈成了一块块。即将泯灭在空气的他不甘地望向某处,还不能死啊……我还有事情要做……还不能死,不能……
    王悟笑着补了一刀,鬼的垂死挣扎终究成了笑话,化作碎片消逝与天地之间。王悟转头对愣神的苏沐秋说:“感觉怎么样?”苏沐秋莫名其妙的问:“什么?”“初次除鬼的感觉啊~”王悟将剑收回剑鞘,“怎么样?爽不爽?”苏沐秋耸耸肩:“也就那样吧。”
    溯回时光,那是来到南山公墓的头一天晚上苏沐秋正惆怅望天呢,王悟就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,悄声坐在他身边。皓月当空,苏沐秋眼瞳里倒影着的星空格外的璀璨,令人心神震撼。他深吸一口气,感叹道:“从未见过这样的星空。”王悟抬眼看了一眼,又无所谓的低下头继续用布擦着刀刃:“鬼界的晚上一向都是如此。”“唉?我已经能看到鬼界了?”苏沐秋略微有些吃惊。王悟闻言问他:“死了几天了?”苏沐秋不确定的回答:“六天了吧……”王悟将刀放到身旁,注视他:“那差不多了,你现在的状态可以说是鬼了,估计明天就有人接你去鬼界。”苏沐秋被他盯得发毛,不太自然的扭开脸:“嗯。”四周似乎突然寂静下来,风也来的无声无息,却泛起了苏沐秋内心那汪潭的涟漪。
    自己……就要离开了啊,突然有些不舍啊……这一世,就要走完了啊……
    苏沐秋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突然起身。而王悟似乎早料到他会有这番举动,也随之从地上起来。风撩起他柔顺的刘海,向苏沐秋发出邀请:“苏沐秋,要不要加入我们‘捉鬼大队’啊?有机会复活的哟,我不会骗你的,待遇可好啦!”苏沐秋迷茫的望着王悟,总觉得,自己的举动想法似乎都被这个男人了解的很透彻。苏沐秋十分清楚不要接受他的任何蛊惑,自己很有可能会因此付出不可估测的代价。但是啊,他提出最令自己心动的条件。
    算了,压上自己所有,赌上一把,都死过一次的人了,还怕什么?!
   “好吧!”
   “很好!手续我都给你办好了,来签个字就好啦!”王悟笑眯眯将笔和合同递给他,苏沐秋一愣,反应过来后忍着火气签下自己的名字。这绝对是早就预谋好的,自己绝对被坑了!王悟满意的把东西收起来,走到苏沐秋身旁将胳膊搭在他肩膀上:“来来来,上午没怎么给你讲的太细,我来给你补补。”“等等,我先问个问题。”苏沐秋突然说道。“什么?”“为什么是我?南山公墓这几年也有不少的死者吧,但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?”苏沐秋盯着王悟,总觉得自己这件事有猫腻。王悟无奈摊手:“我也有招揽啊,但要不是不合适,要不就没有所谓的执念啊!”苏沐秋半信半疑地点点头,勉强认同了这个说法,慢慢呼出一口气。
  “有些事还是不要弄得太清楚为好……对了,身为强制回收部的新成员,我很有必要给你讲些事。例如,如何获得自己的武器……”王悟伸了个懒腰,垂下胳膊时将手搭在腰间别着的武器上,继续说:“一般这种武器,都是对自己感情比较深的东西。你仔细想想,你认为重要的东西是什么。”
    苏沐秋垂眸思索一会儿,得出答案。
   “荣耀账号卡。”
    刚说完他的眼前便有一物渐渐落下,他伸手一接,是秋木苏的枪。【原作没有提到,我可能会瞎起一个名字见谅。】
    王悟调侃道:“你对游戏爱的可真是深沉。”
    苏沐秋撇了他一眼:“网瘾少年不解释。”
   “唰——”剑出鞘声音将苏沐带回现实,他吃惊地看着王悟的奔流剑朝自己刺来,最后擦过他的脸颊落在后方。刺耳的尖叫声从身后传来几乎要将他的耳朵震聋,苏沐秋猛的一回头,入眼便是正在消逝的厉鬼。王悟利落地收回奔流,警告他:“愣什么神呢,差点死了造不造?”苏沐秋点点头:“造。”
     雨还在下,一滴一滴落在伞面的声音清澈动人,仿佛是天赐的曲子,一下一下敲进人们的耳朵。
     周围的人们没有看见,有两个勤劳的鬼界公务员,舞着剑炫着枪,在大街上滑出最酷的舞步。




迟来一个月的同人文。
拖得太严重,我错了。【跪】

哎呦安哥好可怜哈哈哈!!!

Cherys:

安哥不仅没马没模还没本!!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!救命

【修伞】悠然见南山〔二〕

好的诸位,先看这里。
首先,这篇文,ooc是肯定的。
其次,这篇文的大概设定是伞哥死后与各位鬼的日常(大概)。
所以,叶修他们出场的机率很少。少到什么程度呢,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。╮(╯▽╰)╭因为我主要是很想写这个世界观,再来点什么伞哥复活的情节。(看我多好,提前剧透。总之是HE对啦,请放心食用∩__∩)
最后,由于私设较多,请注意我只说最后一遍,不感兴趣的就不要在我这浪费时间啦!~\(≧▽≦)/~
好的,我的话说完了。
今天的份↓
【二】
    远处的身影渐渐朝苏沐秋逼近,打量了他一眼。苏沐秋警惕的盯着这人的动作,却见他突然笑起来,伸出了手:“你好,我是王悟。”苏沐秋皱眉的礼貌回握,发现自己的手并没有穿过去,惊奇的“咦”了一声,面带疑惑的打量起这人。
    苏沐秋瞧着这人一身上世纪流行款的西服,还有卷在一起的头发,再加上那人畜无害的笑容,总觉得有些辣眼睛。他警惕的观察着这位浑身上下都透漏着“我很奇怪”气场的男人,悄悄与他拉开了一段距离。 面对少年的一系列防范,王悟笑着没有戳破:“刚刚都说了啊,我是你的同类。”苏沐秋才不管他说了什么,向后跨了一大步:“我有什么理由相信你。”王悟:“说真的,我觉得我真的没有什么理由去害你啊!”
    他细想,嗬,好像没毛病!
    但是苏沐秋会承认自己的错误吗?
    他傻啊他会承认!
    伞哥表示不想说话,面无表情的扫向别处。
    这时,他突然发现那人脚下没有影子,挑眉看着王悟:“你也是鬼?”王悟笑道:“嗯?不然你以为呢,捉鬼道士?”还未等苏沐秋说些什么,对面那鬼接着说道:“不过,你我两人,只有我是鬼。”苏沐秋一怔,明显凌乱了。
    喂喂喂,这位仁兄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,我不是鬼的话那我算什么?!
    王悟悠哉悠哉的坐在身旁的墓碑上:“怎么解释呢……嗯……之间我确实说过我们是同类,但这并不表示你是鬼,顶多,嗯……算个灵魂体吧。”苏沐秋疑惑地问:“灵魂体?”王悟点点头:“是的,灵魂体!你现在的死亡时间是七日内,只能算灵魂体,并且处于转换成鬼的过程中。当然了,像小说里说的那样,七日后便有专门来接你的工作人员将你带进鬼界。因为那是你已经是鬼了,毕竟在人间占着人类本来就拥挤的生存环境明显是不道德的。”苏沐秋提出心中的想法:“你既然是鬼,为什么没有接你回鬼界?又或者说,你是来接我的人?”王悟不知从哪儿掏出了证件,翻开在苏沐秋眼前晃了晃:“我也是工作人员,但不是接鬼回鬼界的那种。”“强制回收组?”苏沐秋瞅见了上面的字。王悟将手收回来:“对啊,是回收部的分支,回收新鬼的是回收部主干日常回收组。”
   “什么意思?”
   “如果说日常回收组将所有的鬼带回了鬼界,那么人类世界的部分小说里,为什么会出现鬼?”王悟抬眸看他。
   “被人看见了呗。”苏沐秋觉得这个问题有些侮辱他的智商。
   “对啊,但是死后七日的灵魂体是不可能被人看见的,因为他们正处于人间和鬼界的两界中间。”
   “那……你的意思是有些鬼没有被回收走,还很有可能从鬼界强行穿过来?”苏沐秋吃惊的吐出自己的想法。
   “嗯哼,没错。很聪明哦小子!”王悟赞许的朝他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“这类鬼对现世的执念太深,陷入了魔怔,从常理来讲,你猜猜他们会干些什么?”
   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苏沐秋总有种在回答老师问题的既视感:“殴打回收员?”
   “比这更危险点,一般都是直接吞,估计他们嫌动手太麻烦了。”王悟忍不住吐槽。
   “还可以这样?”苏沐秋倒抽一口气。
    王悟眯起眼睛,语气毫无波动:“为什么不能这样?为了活下去,人类不也干了许许多多所谓背德的事吗?所以在鬼界这种做法还是很平常的啊,这也是回收部人员经常匮乏的原因。”
   “你们可以尝试招一些比较厉害的员工。”
   “很少有厉害的鬼魂,大部分被回收的鬼都直接进了轮回道,少有的会在鬼界谋职。而且鬼的修行可不容易啊~”
   “为什么?”
   “对于鬼而言,所谓的修行是很困难的——无法像人、魔、妖那般,因为我们没有身体,只有虚实不定的灵魂状态,无法进行修炼。啊对了,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。”
   “什么?”
   “情感会是人变得强大。所谓的情感,无非是七情六欲,而鬼魂所缺的就是这些。因为看透一切,所以释然,所以丧失了一切情感。”
   “所以这就是新鬼可以毫无压力吞掉回收人员的原因。”
   “是的。”王悟点点头。
   “那你们呢,你们强制回收部人员为什么会很强大?”苏沐秋直视王悟。
   “我们有执念,对现实的执念。”王悟起身,看了眼天色,转头对苏沐秋接着说道:“我的休息时间结束了,回来再聊!”苏沐秋看着王悟对自己友善的挥挥手,迈步走出了南山公墓。他面色难得严肃的看向远方,执念吗……
    远方的太阳过于刺眼,原本暖洋洋的阳光却令苏沐秋浑身不舒服。他靠着树坐下,阖眼假寐,若不是有风拂过树梢,叶子发出沙沙的声响,时间似乎就在这一刻定格,留给世间最美的画。
    我呢……我究竟有没有执念……



心好累,总算写完了。
世界观还没有写完,待补充╮(╯▽╰)╭